合作夥伴
2019-12-22
Gavin Wood:紮克伯格的Libra存在根本問題,或被載入歷史註腳

注:Gavin Wood是乙太坊、Polkadot以及Parity技術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同時他也是Web3基金會的創始人,其認為新的「FAANG」五巨頭將不再是Facebook這樣的公司,甚至不是Libra這樣的財團, 而是分散式演算法協定,它們會在分散使用者群中自主和透明的進程中做出決策以及行使權力。

更少的信任,更多的真相」(Less trust, more truth)是Web 3的格言,這是我在聯合創建乙太坊專案之後不久提出的概念,它指的是一個新的對等式、去中心化的互聯網。

Web 3.0可被描述為是對一個政治問題的技術反應:它試圖糾正社會在「信任」與「真相」之間的平衡。 儘管「信任」通常被視為是積極的,但在這種情況下,它只是一種必要的evil,它迫使我們將自己的事務交給協力廠商處理。

過度依賴信任,會使我們容易受到傷害,但信任太少,我們就會不必要地將自己與機會隔絕。 技術使我們能夠更好地瞭解世界,從而將指標移向「真相」(當資訊可通過密碼驗證時,就無需協力廠商進行仲裁)。 然而,所涉及的網路效應(更多的人使用這項服務,會導致它對其他人更有吸引力)是一股強大的整合力量,這傾向于將力量集中在單一的平臺、貨幣或產品上。 因此,濫用信任變得更容易接近,也更加有力。

20年前,微軟的網路效應如此之強,以至於很少有人能打破它的生態系統,它濫用了這種霸權所帶來的信任。

谷歌是一家宣稱「不要作惡」(Don’t be evil)的新貴公司,其隱晦地提到了它即將犯下的錯誤。 Linux以及更廣泛的開源軟體運動則帶來了透明度和自由,從那以後,其已取代了微軟曾經佔據主導地位的大部分平臺。

車輪在轉動著,谷歌早期的格言已經被Web 3.0的「無法作惡」(Can’t be evil)擊退了,如今後者在海灣地區的看板上大放異彩。 有一件事似乎很清楚:正如對濫用軟體行為的解藥是開源(即無需征得許可就可以檢查、修改以及修復所使用的軟體),Facebook等平臺的解藥將呼應這種自由。 新的FAANG(美國五大巨頭公司縮寫)將不再是Facebook這樣的公司,甚至不是Libra這樣的財團,而是分散式演算法協定,它們會在分散使用者群中自主和透明的進程中做出決策以及行使權力。

在這種情況下,Libra看起來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的一步,但在即將到來的大潮中,Libra顯示出了一種嚴重誤斷。 Libra是作為區塊鏈與對等式網路的技術驗證,然而,除非它能讓使用者以一種完全無需許可的方式使用、創新以及整合(目前它尚未實現),否則它將被載入歷史的註腳。 你的身份必須與你使用這個系統的能力無關,這不像Facebook或你當地銀行這類守門人所要求的那樣。 如果一個協定是無需許可的,那麼沒有人(即便是馬克·紮克伯格)可以歧視你或者歧視你的使用。

只要Libra保持許可模型,其背後的大公司將對數字資產網路上的交易對象和交易內容保持強有力的控制。 他們可以決定停止你給朋友送錢,僅僅是因為他們覺得你的交易記錄存在問題,或者是你的動機是令其反感的。 這與無需許可、抗審查的Web3.0協定是無法相比的,它並不比我們現在的中央銀行服務要好多少。

而為開放而構建的平臺,將優於Libra及其封閉式管理和控制的同類平臺,僅僅是因為它們的發展速度更快,改變也更徹底。 一個旨在給使用者、開發者和企業家帶來freedom的平臺,將吸引下一代顛覆性能源,而這是旨在保護霸權利益的平臺無法實現的。 一旦Web 3.0平臺站穩了腳跟,那麼大量的無需信任的穩定幣將使這些遺留的、受信任約束的解決方案過時。

我們不能確定Libra會不會信守「更少的信任,更多的真相」的口頭禪,但考慮到Facebook的歷史及其業務,我不認為它是世界所需要的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