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夥伴
2020-01-18
俄羅斯新總理上臺即呼籲發展數字經濟,重大加密利好?

1月15日,俄聯邦政府總理梅德韋傑夫發表講話稱,在普京作出對《俄聯邦憲法》進行修訂的建議後,他已決定率內閣成員辭職。

 

消息一出,全球資本市場即刻做出反應,黃金、比特幣等資產收穫小幅上漲。

 

有分析稱,俄羅斯原計畫在春季杜馬會議上對確定數字資產地位的法律投票,但是重新組建內閣可能影響這一法律進程,數字資產有可能將繼續處於不被認可也不被承認的灰色區域。

 

但據俄羅斯當地媒體1月16日報道,被確認擔任總理的米哈伊爾剛上臺即發表講話,表示優先發展數字經濟。而這是否利好當地加密行業,俄羅斯本地加密行業能否迎來新一輪發展機會?

 

直接利好還是利空?

 

對於此輪事件對俄加密行業的影響來看,直接可以從前後兩屆政府領導的態度看出一些端倪。

 

有分析稱,偏向自由主義的前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一向對加密貨幣持開明態度,相比之下偏向權威主義的普京對加密貨幣是持中立與強監管態度的。

 

梅德韋傑夫曾經表示不希望對加密貨幣徵稅、進行管制,或使用比較靈活的法律框架,同時在許多場合讚賞加密貨幣與區塊鏈技術。相比之下,普京曾要求政府對1CO、比特幣交易等進行管制,態度相對謹慎。

 

此次新任的俄羅斯總理米舒斯金對加密行業的態度也不是特別友好。他在2019年初公開表示,年輕人可以使用加密貨幣跨境轉移資產或進行支付,是非常危險的,必須加以管制。

 

值得一提的是,米舒斯金此前曾擔任俄羅斯稅務局局長,通常情況下,加密貨幣與稅收系統是呈對抗性的,在米舒斯金上臺的現狀下,不排除繼續發力加密稅收領域治理的可能性。

 

反復的監管態度

 

俄羅斯官方對於區塊鏈與加密行業的態度與中國官方類似,一方面大力推動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與發展,另一方面嚴厲打擊相關加密貨幣的發展。

 

但是俄羅斯在最初採取“一刀切”整治的方法後也逐漸緩和了態度。

 

2014年,俄羅斯政府為防範風險全面禁止比特幣在國內流通和使用,直到次年,俄羅斯才將比特幣的流通和監管放上議案。

 

2016年,俄羅斯再次被傳將推出本國的數字貨幣,財政部副部長Alexei Moiseev表示,將不再堅持全面禁止比特幣,自此加密貨幣慢慢走上臺前。

 

2018年,俄羅斯央行以“風險高、時機不成熟”為由,發佈對虛擬貨幣的警告。

 

2019年5月,俄羅斯財政部副部長Alexey Moiseev表示,只要加密貨幣受到“適當監督”,交易所就可以交易它們。

 

2019年11月,外媒《消息報》援引瞭解討論進程的消息人士報導稱,俄央行和俄聯邦金融監督局準備禁止使用加密貨幣支付商品和服務。

 

對於將去中心化數字貨幣合法化這個問題,許多監管機構目前依然持謹慎態度,但世界各地的政府的態度已經有所“軟化”,在防範非法使用數字貨幣的同時,他們似乎更希望傾向於從數字貨幣上獲利,越來越多的國家相繼對加密貨幣徵稅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去年12月,俄羅斯聯邦最高法院表示:“數字權利”(digital rights)目前已經成為該國的賄賂對象,就像法定貨幣、財產和其他資產一樣(注:“數字權利”是俄羅斯法律中用來描述數字貨幣和數字通證的術語)。

 

從最初的的反對到片面承認,俄羅斯官方逐漸認識到加密貨幣已成為一股不可阻擋之勢,與其過分打壓,不如放於規則中監管。

 

加密在俄羅斯正迎來春天

 

雖然出現種種變故,但毫無疑問的是,加密正在俄羅斯迎來春天。

 

去年4月,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和其他三個俄羅斯地區將合法地對使用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進行試點。

 

據俄羅斯相關媒體報導,俄羅斯經濟發展部計畫測試目前不受監管的新興技術,如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以及增強和虛擬現實、量子技術、人工智慧和機器人技術。

 

目前不受監管的技術計畫在莫斯科、加裏寧格勒、卡盧加州以及彼爾姆邊疆區進行試驗,以加快新興技術解決方案的出現。報告指出,具體來說,該實驗將以監管沙箱的形式進行。

 

此外,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為了躲避西方的制裁,羅斯總統普京已委託俄羅斯官員開發該國的國家加密貨幣“cryptorouble”(加密盧布)。

 

根據《金融時報》報導,普京總統的經濟顧問Sergei Glazev在一次政府會議上提到,這一加密貨幣將作為避免西方經濟制裁的有用工具。

 

去年12月,俄羅斯央行表示,正在“沙盒”中測試多種穩定幣。

 

俄羅斯央行總裁Elvira Nabiullina表示,“我們正在監管沙盒內測試穩定幣,並觀察到企業願意發行與特定實際資產掛勾的代幣。在我們的監管沙盒內,我們將學習到穩定幣的潛在用途”。

 

同時,俄羅斯央行也將繼續探索發行數字貨幣(CBDC)的可行性。

 

可以看到,俄羅斯正在以越來越開放的態度對待加密行業,目前再說,雖然俄羅斯在世界加密範圍內的影響力占比較小,但是潛力可期,其對待加密行業的態度也值得其他國家學習借鑒。